雅偉書屋

xzua7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起點-第225章 用於威脅她看書-zxral

Gertrude Dexter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反过来?
倪月杉有些迷糊,她开始认真思考,如何反着说?
瞧她认真思考的模样,景玉宸有些忍俊不禁。
他伸手弹了弹倪月杉的脑袋:“看吧,果然是喝多了!”
他抱着倪月杉朝房间走去,青蝶远远看着,没有跟上。
房间内,倪月杉在景玉宸的怀抱中挣扎着:“你抱我回屋里做什么,我要拿酒回屋顶!”
景玉宸皱眉看着倪月杉:“你喝多了,还想喝?”
他将倪月杉放到床上,塞进被子,狠狠的掖着被子,倪月杉像个被茧约束住的毛毛虫,不停的挣扎。
“诶呀,你谁啊,我要喝酒你也管,你家住海边(管的宽)的啊?”
她用力的踹被子,不一会,景玉宸掖好的被子,被倪月杉踹开了去。
他有些挫败的看着倪月杉,“你再胡闹,小心我打人了。”
嫡妃
倪月杉明显没被威胁到,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景玉宸说了什么。
“青蝶,任梅,你们都哪里去了,快点过来啊,这里有个住大海边上的!”
景玉宸听不懂倪月杉说的是什么,他长叹一声,将倪月杉不安分的小手,小胳膊小腿,重新塞进去,然后被子再次掖好。
“你再乱动,本皇子真的要打人了!”
这次声音严肃了一点。
倪月杉依旧嚣张的看着景玉宸:“让开,本姑娘要去,要去释放一下自己!”
她坚持的往床下走去,景玉宸没再拦着,因为倪月杉太不安分了!管不了!
景玉宸跟在倪月杉的身后,亦步亦趋。
外面守着青蝶早已不见了人影,倪月杉着急的解着腰间绳带,景玉宸瞪了瞪眼睛,“你干什么?”
倪月杉撅着嘴,满脸委屈:“忍不住了,忍不住了!”
景玉宸有些犯糊涂,什么忍不住了?
“解不开,怎么解不开?”
倪月杉的声音有些着急,仿佛快要哭了一样。
景玉宸这才后知后觉的觉悟,倪月杉这是想方便!
景玉宸尴尬的转过身去,“解不开那就用力扯,扯断就开了!”
还好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否则其他下人看去,倪月杉以后还如何见人?
“开不了,啊啊啊,呜呜呜……”
倪月杉在景玉宸的身后各种哀嚎,好似在跟自己打架一样……
景玉宸汗颜,他转过身去。
倪月杉此时着急的跳脚,谁能想到平时冷静如斯的倪月杉,喝醉酒之后会是这般蠢笨!
他朝着倪月杉凑近:“听着,本皇子可不是什么变态的人,全因为你现在需要帮助,所以本皇子才过来,本皇子是好心帮忙!”
倪月杉未必听了进去,但该讲的还是要讲。
腰带被景玉宸扯开,倪月杉也完全没有清晰意识,知道此时在她身边站着的是一个大男人。
她赶紧蹲下,景玉宸自然是转过身,非礼勿视。
听见声音的时候,景玉宸不仅仅是脸红,耳根子也跟着红透了。
若是今晚他没有来呢?若是今晚守在倪月杉身边的不是他,而是邵乐成呢?
想到这个,景玉宸觉得倪月杉的处境很危险,应当给无家可归的邵乐成安排一个住处,或者是禁止他随意出入倪月杉的院落。
他似乎忘记了,最有效最简单的方法是让倪月杉禁酒!
倪月杉舒服解放过后,开始迷糊的穿衣服,系腰带。
她发现旁边站着一个人?
狂仙風雲
难道说,刚刚她在小解的时候,那人在偷窥?
倪月杉神色一变,看着那抹站在黑暗中的人影,眸光危险的眯起。
“去死吧!”
她一脚飞出,朝着那人狠狠踹去!
对方显然是没有防备的,所以倪月杉一脚踹出,让他朝前扑了过去,若不是反应快,身手敏捷,一定会可怜的摔倒在地,来一个狗啃泥!
“哪里来的登徒浪子,邵乐成还没你这么下流无耻,今日我要抠掉你的眼珠子!”
某个地方的邵乐成打了一个喷嚏,谁说他坏话?
倪月杉满脸怒容,等走近了,看清楚黑暗中的人,是谁时,倪月杉瞪大了眼睛,怎么,怎么会是景玉宸!!!
倪月杉呆呆的看着他,脸色变了变:“二,二皇子……”
景玉宸满脸郁闷,倪月杉好恩将仇报,好无情,令他好伤心!
“倪月杉你踹本皇子?”
倪月杉尴尬的抓了抓头:“我,我不是故意的……”
深夜末班车
“那就是有意的?”
倪月杉赶紧用力摆手摇头:“没有,没有,我哪里胆敢有意踹二皇子,只是这大夜里的,二皇子站在黑夜中,容易让人误会,对,一切都是误会!”
倪月杉明显的心慌,在极力找各种烂借口。
景玉宸无奈的看着倪月杉,他又不是真的想要处置她,不过是她自己吓自己而已。
“踹了本皇子,这么恩将仇报,那本皇子就将你随地小解的事情告诉全天下!”
倪月杉错愕的看着景玉宸,“你,你,卑鄙!那我就要告诉全天下,二皇子喜欢偷窥女子小解!”
去端醒酒汤正朝这边走来的青蝶,脚步一顿,什么情况,她听见了什么辣耳朵的话?
原本要走上前,犹豫只是一瞬,转身飞快离开。
“唉,算了,避免两败俱伤,我们还是彼此保密吧。”
景玉宸一脸挫败郁闷的看着倪月杉,今日看见高冷从容的倪月杉出糗,其实也没吃亏……
“你怎么来了这里?”
她不是让下人,不要叫景玉宸过来吗?
“还不是听说某个人不开心,一个人在屋顶上喝酒,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来,本皇子才善心大发,过来的!”
所以不是不请自来,是她手下的人,请的景玉宸。
倪月杉有些尴尬:“那……多谢了,我泡茶招待一下二皇子?”
万劫帝皇
来都来了,还踹了他一脚,多么过意不去啊,请他喝茶,让他消消气,顺便谢谢他。
景玉宸面上一副冷漠的表情,但嘴角却是微微上扬,他轻咳一声:“看你有点诚心,那行吧,走,进屋!”
旁人或许觉得孤男寡女入夜共处一室不太好,但倪月杉和景玉宸根本没想那么多,二人很随性。
房间内,倪月杉准备为景玉宸倒茶,景玉宸却是着急制止:“洗手,不要碰茶壶!”
倪月杉的手触电一般缩回,尴尬:“你以为我是你们男人么,会用手……”
永生天 孤焚
景玉宸狠狠瞪着倪月杉,倪月杉有些无奈的转身去洗手。
精神洁癖在作怪,其实,她的手真的不脏……
倪月杉重新回来,景玉宸已经将茶水倒好了。
“你怎么已经自己倒了?”
景玉宸懒散回应:“等你来,我都渴死了。”
倪月杉现在说话明显很利落,她酒醒没错了。
倪月杉从旁边坐下,景玉宸好似并没有生气了,她松了一口气。
“今日多谢二皇子,我好像依稀记起是二皇子接住的我,不然我就从屋顶上摔下来了,或死或伤。”
景玉宸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来:“所以本皇子是你的救命恩人!”
倪月杉也没反驳,只是笑着:“那我改天请你吃饭?”
她觉得感谢一个人,要么是请对方吃饭,要么就是给对方送礼。
景玉宸是什么人啊,他什么东西没有?
会稀罕她送的东西么?
倪月杉觉得应当不会,所以,她就不送什么寒酸的礼物了,请人吃一顿饭就可以了。
见倪月杉笑的讨好,甚至有点谄媚,景玉宸轻笑一声,刚刚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他端着茶水,慢慢品了一口气,随即提示:“不要什么改日,本皇子不喜欢等。”
倪月杉愕然:“那就明天?”
景玉宸打量了一下倪月杉的手:“洗干净没有?”
倪月杉嘴角一抽:“干嘛?”
精神洁癖要不要这么严重?
信不信她某一天故意不洗手,然后去蹭……
倪月杉被心里的小邪恶想法给恶心到了。
呕~
“现在就去,本皇子想吃面,快!”
倪月杉讶异的看着他:“这么晚,吃多了容易积食,二皇子还是改日?”
景玉宸的眼神逐渐严肃了起来,“你也太没诚意了,那可是救命之恩!让你做顿饭怎么了?”
倪月杉觉得好像也是,一顿饭而已。
“那好吧,不过事先声明,我的厨艺并不好。”
兵痞
她站了起来,朝外走去,看着倪月杉离开的身影,景玉宸嘴角微微上扬。
原本不想去的,可又想到倪月杉万一酒没真醒,磕着了,碰着了,也不好。
他站起身跟在倪月杉的身后,倪月杉听见了脚步声,朝身后看去。
她有些疑惑:“二皇子坐在房间内等我就成了,不用跟来的。”
“你毕竟刚刚醒酒,万一脑子一抽,又在厨房那地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但倪月杉已经明白是说什么了,倪月杉瞪了他一眼,“咱们不是说好的?不提了!”
她现在都酒醒了,怎么可能还做的出来随地小解?
那么丢脸的是事情?她一生心里的疙瘩好不好……
景玉宸嘴角上扬,摩挲着下巴,觉得以后可以用这个威胁倪月杉……
虽然卑鄙了一点,但很好玩!


Copyright © 2021 雅偉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