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偉書屋

j67i8火熱都市言情 《明天下》-第一五二章異端裁判所熱推-3ykpg

Gertrude Dexter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五二章异端裁判所
教堂尖塔上的大钟是最后一个从高处掉下来的。
连同他的架子一起砸在地面上,钟摔得四分五裂,落地的声音也很大,这是这口巨钟发出来的最后的哀鸣声。
一群灰头土脸的教授们,将小笛卡尔包围在中间,所有人都躲在圣母像的基座后边,即便是教堂广场上已经没有枪炮声了,他们也不愿意离开。
他们是这个广场上唯一一支没有混乱的队伍。
每个人鹌鹑一样的躲在基座后边,只是机械般的发出“上帝啊,上帝啊……”这样的叫声。
小笛卡尔感受着鼻子里的血,缓缓的在鼻尖上汇集成血珠,等到血珠受到地心引力的力量大于血珠的粘性,那颗血珠就会离开鼻尖,落在他的胸口上。
雪白的带着大量褶皱的漂亮礼服,已经沾满了血,他的嘴巴上也是如此,他甚至觉得只要自己张开嘴,嘴里必定也被血给染红了。
很狼狈。
不过呢,也只有如此的狼狈模样,才能与今日遇到的这场袭击规模相匹配。
鼻尖上的血珠滞留鼻尖的时间越来越长,这说明,鼻子里的血管已经开始自动闭合了,这是好事。
獨家寵溺:狼性首席霸虐妻 淺茶淺綠
帕里斯教授发红的头发上沾满了灰尘与血渍,苍白的脸也变得越发的苍白,总是让小笛卡尔想起传说中的吸血鬼达库拉伯爵。
其余的教授的模样也好不到那里去,不过,跟广场中间的那些贵族相比,他们的伤简直就不能称之为伤害,最严重的也不过是被飞石砸破了脑袋而已。
广场上哀鸣一片。
帕里斯教授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始离开基座这个安全的庇护所,参与救人了,小笛卡尔自然也积极地参与了,当他撕开自己漂亮的白色礼服给一个年轻少女包裹好骨折的小腿,见少女满怀希冀的瞅着他,就在少女的额头亲吻一下道:“上帝保佑,你很幸运。”
少女昏厥了过去,小笛卡尔就把她丢在乱石堆里,继续找下一个幸存者。
活不活的,这要看命——
转轮圣帝传奇 寒夜子
不过,想到张梁,乔勇这些人对欧洲医生的评价,小笛卡尔觉得那个少女成为瘸子的可能性太大了。
又帮着一个满身异味的美丽夫人包裹好了脑袋,小笛卡尔就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短短的卷烟,就着一根还在冒烟的木头柱子上点燃。
深深地吸了一口之后,就俯视着偌大的广场。
此时,广场上的味道很难闻,硝烟味很重,可是,让人鼻子感觉不适应的并非硝烟味以及焦木味道,而是浓重的几乎化不开的血腥气,以及夹杂在血腥气中间的臭味。
火药爆炸的时候,并没有把人撕开,那些扁扁的人都是落石造成的,他的脚下就有一个,这是一个肥硕的妇人,她的身体上压着一尊沉重的石像,这尊石像原本是镶嵌在尖塔边缘上,用来排水的石像。
小笛卡尔抬头看了一眼残余的尖塔,不觉得这个妇人有救援的必要,毕竟,她身体里的东西都被这尊石像给挤出来了,整个人就像是一只被他踩爆的蟑螂。
霸气侧漏:女王爷在现代
重生之無限殺戮 滄桑的心
紫禁聊斋
躺在她身边的无头尸体因该是她的丈夫,很明显她丈夫的脑袋是被炮弹打掉的,所以,死的比较体面,脖子皱褶繁复的花边都保持的很完整。
在广场边上,发狂地骑士团的士兵们已经吊死了很多人,有些人可能刚刚被吊上去,身体还在剧烈的扭动。
从衣着上来看,那些被吊死的人的穿的跟刺客们相近。
一个骑士团的士兵羞涩的当着小笛卡尔的面从那个被砸扁的妇人唯一完好的手上抽走了一枚精美的戒指,小笛卡尔又指着那个男人的尸体,表示他的手上也有一枚戒指。
士兵张开满是烂牙的嘴巴冲着小笛卡尔笑了一下,又取下了男人的戒指,这一次就显得理所当然多了。
小笛卡尔道:“抓到刺客了吗?我能亲自行刑吗?”
士兵怜悯的看着小笛卡尔道:“没有,他们跑的很快,怎么,你的小情人被砸断了腿?”
“教皇冕下还好吗?”
士兵贪婪的瞅着小笛卡尔胸口的一枚蓝宝石道:“我知道教皇冕下的死活决定着很多人的命运。”
小笛卡尔毫不犹豫的摘下那颗蓝色的宝石丢给了士兵。
士兵接住宝石迅速地装起来,然后就严肃的看着小笛卡尔道:“刚刚,我堂兄负责参与救助教皇冕下,教皇冕下没有死。”
小笛卡尔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正要说上帝保佑这句话的时候,却发现这个该死的士兵正笑眯眯的看着他袖口上的四颗大珍珠。
小笛卡尔马上就把珍珠纽扣送给了这个吸血鬼。
“腿断了,条石落下,砸扁了教皇冕下的两条腿,自膝盖以下,全扁了,跟这个妇人一样。”
士兵指指地上那个只剩下一张皮的可怜妇人道。
小笛卡尔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道;“感谢上帝。”
平民们被士兵们驱赶着走向了集合地,至于那些存活的贵族们,却被一群群很有礼貌的士兵邀请去了教堂边上的祈祷院。
至于伤者,也被抬进了祈祷院。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凄惨的没法言说的尸体,一群人失魂落魄的走进了祈祷院,顾不得旁人。
只有小笛卡尔固执的背着那个断腿的少女,不允许那些猥琐的士兵们触碰她。
一个面目阴沉的红衣主教在那里等着他们。
“端正你的态度,对这位大人保持足够的尊敬。”
总裁的小萌妻
刚刚走进祈祷院,帕里斯教授就郑重的对小笛卡尔道。
地球聯盟守護未來 零菲特
“为什么?”
“因为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异端裁判所的裁判长阿斯彼得大人。”
“收走我母亲留给我财富的人就是他吗?”
“孩子,忘了这件事吧。”
帕里斯的面容严肃起来,隐隐有警告的意味在里面。
阿斯彼得红衣主教抛弃了平日里惯用的伪善面目,直截了当的对在场的所有人道:“恶魔来到了人间,任何参与谋杀教皇的人都将是人世间行走的恶魔。
假如你的灵魂还有一丝丝拯救的可能,那就站出来,告诉我,到底是谁在谋害教皇冕下。
记住了,这是你唯一能证明你的灵魂还没有坠入地狱的行为。”
在场的贵族们对于面前的遭遇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形式的惊讶,就在今天,经历了那样一场可怕的事件,能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一个肚子很大的贵族很想快速离开这个地狱,就从怀里掏出一大叠东西拍在阿斯彼得的面前,然后就扬长而去,守卫在祈祷院门口的士兵并不阻拦。
帕里斯教授笑了,轻声对小笛卡尔道:“赎罪券啊,我们也有很多,当初为了营救你外祖父,我们购买了很多这个东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我身上就装了一些,应该够用了。”
小笛卡尔点点头,继续看着那个红衣主教,只见其余的贵族们纷纷掏出赎罪券放在了他的面前,然后就离开了祈祷院。
大家排着队,似乎默认了这场抢劫。
没错,就是抢劫,赎罪券是教皇颁发的另一种有价证券。
这种有价证券在别的地方没有任何用处,唯独在异端裁判所,可以拿出来的当钱用,毕竟,这东西发行之初的目的,就是通过金钱来对抗律法。
有罪的人,只要缴纳了赎罪券,就能脱罪,这一点,教皇很守信用。
断腿的少女再一次红昏厥中醒来,当她弄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后,就绝望的看着小笛卡尔,毕竟,在这一群人中间,她只认识小笛卡尔。
帕里斯几个人已经缴纳了赎罪券离开了祈祷院,小笛卡尔看看大门,再看看那个可怜的少女,就果断的把手里的赎罪券放在少女的手里,少女不敢再昏厥,不断地向小笛卡尔道谢。
目送少女被人抬着离开,小笛卡尔来到红衣主教面前道:“尊敬的阁下,我不是刺客,也不是吝啬鬼,只是,我现在没有赎罪券了,能不能允许我回家取来,奉献给阁下。”
阿斯彼得红衣主教看着眼前的少年阴冷的道:“上帝只会给有准备的人赐福。”
小笛卡尔低下头,慢慢的退回远处。
阿斯彼得看着这个乖巧,善良,温顺的少年人,即便是心硬如铁的他,也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些好感。
因为,这些美德正是宗教想要培育出来的好信徒。
事情没有出小笛卡尔的预料。
那些拿出赎罪券离开的人,他在来到监牢的时候,又看到了他们,包括那个断腿的少女。
他就知道,在发生如此巨大的事件之后,所有活下来的人,没有那么容易过关的,小笛卡尔甚至认为,那些身上准备了大量赎罪券的人,在红衣主教眼中可能更加的可疑。
果然,小笛卡尔很快就看见了那个第一个拿出大量赎罪券离开的贵族,此时的贵族,在吧衣服脱掉之后就是一个肥的过分的胖子而已。
而且,这个胖子浑身上下已经血迹斑斑,整个人头肿胀的跟猪头一般,就算这样,他马上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拷问。
在很早以前,基督教是不允许使用刑罚使受刑者流血死去的,不过,在三百多年前,被某一个教皇给废黜了,所以,现在,异端裁判所可以使用很多千奇百怪的刑罚。
比如,眼前放置的两个梨子一样的铁制品,便是如此。
两个黑衣教士分别将两个梨子塞进了那个胖贵族的嘴巴跟谷道,然后,他们就用力的摇动梨子后边的手柄,胖子的嘴巴以常人难以理解的速度扩大了,想必,他的谷道也是如此。
就在小笛卡尔以为这个胖子就要爆开的时候,行刑的教士们停止了行刑,然后,小笛卡尔就看到那个胖子很痛快的认罪了。
而且,小笛卡尔听得清清楚楚,这家伙认罪的话,与他干的事情似乎如出一辙,假如不是这个家伙亲口承认自己勾结了奥斯曼帝国,想要弄死教皇的话。
就连小笛卡尔都认为这家伙是自己的同伙!


Copyright © 2021 雅偉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