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偉書屋

9t6kd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民國之遠東鉅商 起點-1我想看看約瑟夫的臉色看書-zhllv

Gertrude Dexter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五天过去了,阵地在双方手里反复来回。
这日,597.9高地。
异界之火神 风逸剑情
已进入坑道的第134团八连等自己后方的炮火开始延伸射击,就冲出坑道,首先攻下1号阵地,接着向3号主峰阵地冲击。
但他们被东侧一个地堡火力所阻,八连两次组织爆破均未成功,负责掩护的机枪手赖发均人枪俱伤,他竟拿起一颗手雷带伤冲去。
在向地堡接近途中,又多处负伤,但他积攒最后的体力,一跃而起,连人带手雷扑到地堡上,一声巨响与地堡同归于尽!
几乎同时,东南山梁上的8号阵地,四连一位叫欧阳代炎的副排长,双腿被炸断后,毅然滚入敌军群中,拉响手榴弹!
八连夺下3号主峰阵地继续推进,在攻击9号阵地时又被美军主地堡密集火力阻拦。
这个主地堡是以一块巨石掏空建成的,由于角度制约,十五军曾集中十多门火炮轰击也未能将其摧毁。
苗族战士龙世昌带着爆破筒冲了上去,就快要接近地堡了,一发炮弹在他身边爆炸,左腿齐膝被炸断,但他仍顽强地向地堡爬去,终于爬到了地堡前,将爆破筒从射击孔中插进去,地堡中的美军马上又将爆破筒推出来,龙世昌再向里推,双方僵持着,龙世昌用胸脯死死顶住爆破筒,就在这时爆破筒爆炸了,地堡与他一起在火光中消失了,八连乘势收复9号阵地!
而从另一个方向反击的一三五团六连,经过大半夜的血战,攻占了6号、5号阵地,伤亡殆尽再也无力向前推进了。
二营代理参谋长张广生率领五连二排赶来作为二梯队,继续攻击,这才夺回了4号阵地。
当攻到0号阵地时,这一个加强连只剩下16人了,张广生叫通师部,直接向师长崔建功报告,崔建功厉声命令:“八连已占领主峰阵地,如果你们攻不下0号阵地,天一亮敌人就会以此为依托反扑,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拿下0号阵地!“
这会儿0号阵地的美军凭借着由四个地堡组成的子母堡竭力抵抗,张广生和六连连长万福来将剩余人员编成三个小组,实施连续攻击,但三个小组伤亡殆尽还没能完成任务。
此时,万福来身边已经没有一个战斗人员了,他心急如焚,跟随张广生的营部通讯员原来也是六连战士的***,和六连通讯员吴三羊、肖登良一起请战。
张广生立即将这三人编成一组,指定***为班长,去完成爆破任务。
六连指导员冯玉庆和排长钟仁杰随即用机枪掩护三人向地堡冲去,这三人交替掩护,很快炸掉了两个子堡,但吴三羊牺牲,肖登良重伤,只剩***一人了。。。
最后的时刻,***已七处负伤,没有任何武器,他爬到地堡的射击死角,向后面招了招手,冯玉庆恍然明白他的意思,对张广生和万福来叫到:“***要堵枪眼!“
话音未落,***一跃而起,张开双臂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主堡的射击孔,冯玉庆端着机枪冲上阵地将枪膛中的所有子弹泼进地堡。至此,上甘岭597.9和537.7高地全部阵地被尽数夺回。
但一个小时后天亮时,美军就通过轰炸和炮击,再度占领了这里。
志愿军却没有放弃阵地,而是退入坑道和他们继续鏖战。。。
和上甘岭战役相比,喋血岭和伤心岭确实不够看了。
中国和联合国军从1952年10月14日至11月25日,历时四十三天,双方在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两个高地进行了激烈的争夺。
志愿军参战部队依托坑道与敌反复争夺二十九次,击退敌营以上规模冲锋二十五次,营以下冲锋六百五十三次。最终只失去了537.7高地前沿的两个班阵地。
战役中志愿军共投入4.3万余人,计山、野、榴炮133门、火箭炮24门、迫击炮292门,高炮47门。
而“联合国军“参战总兵力约4万人。
他们却有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300余门。
另外还有坦克170余辆。
航空兵1个大队,飞机约100架,共出动约3000余架次。
战争里,联军发射炮弹190万枚,中国发射炮弹40余万发,只相当于联合国军的1/4。
可是最终的结果是,中国人以一万一千多的伤亡人数,守住了大部分的上甘岭阵地,而联军伤亡却近二万。
痞子也飛升
周宋
&&&&&&
“查理先生,请问你对于上甘岭战役怎么评价。”
“我想看看约瑟夫的脸色。”
木葉之櫻花 很簡單de
众人??
月夜绝唱 蓝色风信
韩怀义心里自然乐开花,可是他为了更远的企图不能流露出来这种幸灾乐祸的心理,他总不能嘲笑美国人活该吧。
既然这样,他就去怼约瑟夫好了。
他是领袖,格局不同,众人不解也只能安静的听。
韩怀义继续道:“那个矮子今年也已经72了,应该快挂了吧,人老了就容易糊涂,毕竟这个家伙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糊涂蛋。”
“很少有人如我,从少年时候一直优秀到现在的。”
这厮自吹自擂后,才往下说。
他翘着二郎腿说:“我为什么说要看看他的脸色呢?众所周知,确实先是他的人动的手,是他怂恿的,然后这把火却在中美之间展开。然后呢,他居然脸都不敢露的悄悄派遣米格参战,呵呵,可笑吧。”
这其实还是世界领袖里第一次有人公然表示苏俄参战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无人说破。
万古武神
记者们顿时哗然,立刻有人插嘴:“查理先生,您的话是不是有确凿证据。。。”
嗖。
韩怀义将纸团砸去:“我让你说话了吗?我刚刚是胡诌的怎么着。”
众人。。。
“小伙子,有些话听听就好,你非要把老头子架在火上的话,我让我儿子打你。”
众人哄堂大笑,就算那个记者也失笑起来。
永恒的终结 艾萨克·阿西莫夫
好吧,老二狗子永远不着调,但他做人够意思,大家为什么要让他难堪呢。
于是大家就当没听到他之前说的,在关于苏俄参战的事上继续保持一贯的沉默得了呗。
话说,这也是美国希望的。


Copyright © 2021 雅偉書屋